山崎拓巳中文正式部落格

山崎拓巳中文正式部落格

其他

Ivana Chubbuck的研究会@马尼拉

Ivana Chubbuck的研究会@马尼拉
我参加了!

在世界中,她是有名的导演···
她的coaching是好像象治疗的世界的!

我们会话的时候,
在心里中想“对对方我要赢!”

这样的WORK・・・
说的每次,殴打对方。
还有说“我赢了!”,跳舞!!!
Victory Dance!!

“会话的目的”是什么?

”emotionally diary“
“我想被你杀死。因为···“
在纸上写下那个理由!!!
看自己的深层意识,取出“信息”的方法。

禁忌之中有根源。
性,杀人等。

不演技≒现实
我们想看那人的魅力。

心情沉重→咸鱼翻身=魅力
我们都想看那个。

表演时,
不是表演,
从过去的经验,从过去的所想,要做”代替”。
不是“表演的东西”打动心。

我们的感情的颜料,
有关“孩子时的经验”。
面临象像过去的场面的时候,我们想过去的事,复制。
之后,对眼前的现实我们着色。

现实不会变化的理由是这个。
“现实”不是“现在起来的事”。

有名的演员也一定使用过去的自己的颜料···

她说了“别丢失好奇心”。
“自己的颜料”持续被制作。

还有,他说“emotionally diary”很重要。
是○○。因为···。

表演的时候,
要使用“现在起来的事”。
每天起来的事是“自己的颜料”。

为什么我做?
↓↓↓
emotionally diary
我们会明白“为什么?!”
意外的回答・・・

为什么那个人选择那个?
人生是选择。

我是“露宿者”。因为···
写下emotionally diary。
去取自己中有的“那个”。
并且,那个是”自己的颜料“。

过去的自己(=那时的自己)制作的感情的原本=颜料
现在的自己(=自己)解决那时的问题。

从起来的事,
能学习什么?
能增长?
怎样做才好?
要考虑。

URL
TBURL

LEAVE A REPLY

*
* (公開されません)
*

COMMENT ON FACEBOOK

Return Top